這篇就純粹寫些生活記趣,一個月裡發生的難忘的,好笑的,和其他十一個同學以及小喇嘛們相處所發生的事情。就當作是一連串文章的收尾。

 

*電來了嗎 ?

 

佛學院的電力狀況是這樣的: 晚上七點到十一點是固定供電時間,其它時段就得要碰運氣,要有電才會有熱水,因此最保險的方法是先放滿一桶熱水再洗,不過有時候會發生洗澡洗到一半停電的窘境。我記得剛去那幾天真是生不如死,因為我超級怕冷,第二天就不信邪還沒放滿一桶就邊開始洗,結果後來流出的水就慢慢失去熱度最後只剩冷水,只好一邊發抖一變在低溫下用冷列的水洗澡…….。但最後也算發展出一套洗戰鬥澡的模式,而且真心建議大家如果必須在這樣的環境沐浴,最好是把身體捲成球狀,可以減少受冷的表面積;然後把所有需要的東西像是沐浴乳洗髮精都奉在伸手可及之處,會稍稍好過一點,….

 

不過其實這裡山高天寒,除了風沙大,幾乎不怎麼流汗,我最高紀錄是義診的時候三天沒洗澡。其他男生喔….紀錄可能更驚人! 所以在拉達克是天天念著想回家洗個舒服的熱水澡……

 

另外一個跟電有關的議題是這樣的:常常若是太陽已下山但電還沒來,我們就得摸黑吃飯開會和寫田野筆記、念書;我們都開玩笑說大家回去近視大又要加兩百度了。吳啟弘有一次還說,不好一個月後我們習慣了在黑暗中做事,最多點個手電筒,回台灣繼續維持這樣的生活,被媽媽發現媽媽問說怎麼不開燈? 我們還會脫口說出: ! 我忘記電已經來了....... 然後媽媽就會很擔心你是不是病了…..>.<

 


 

* 我會向著自己用削刀了      

 

在廚房跟小朋友一起揉大餅切菜是我最喜歡的工作。首次輪到廚工組的前一天,我的partner吳柏澍說,有小喇嘛說隔天四點就要起床做大餅。於是我跟柏澍信以為真,真的在隔天天還沒亮,還能看得見獵戶座在天頂的時候摸黑起身,在寒風中接近廚房,沒想到廚房漆黑一片連個人也沒有!!!!!


因為天寒,沒辦法像他
去年的經驗那樣到校園裡四處晃晃,所以我們回到基地裹著毛毯吃末花生,一邊嘀咕著這些臭小孩….一邊等待。四點半終於廚師的太太和孩子點起昏黃燈光,早餐準備工作要開始囉。

 

幫忙揉和麵粉青稞摻了水的麵團,桿圓,烘烤;看他們做奶茶、拉酥油茶,幫著切菜。不時還得應付在腳邊晃來晃去悠悠哀叫著的小貓Pila,都點麵糰給他吃,吳柏澍還好心的捏成魚及老鼠的型狀給他想用。這樣不知不覺,月落星沉,日出,氣溫也上升,而我們的早晨工作也告一段落。喝到小喇嘛端來給我們,熱呼呼,剛起鍋的奶茶。一陣暖流入口,這真是最幸福的一刻!!

 

每天都有削不盡的紅蘿蔔和馬鈴薯,以及我最不喜歡的洋蔥;剛開始削蔬果,我總是很怕刀子削到自己,所以只敢慢慢的,向外削;有一天Sonam namgyl看著我的動作搖搖頭嘴裡發出嘖嘖的聲音……然後開始教我要怎樣快速,朝著自己的方向使用削刀,資質駑鈍的我學了很久才領略琦中技巧,開始比較能上手,速度也加快了一些,從此之後切菜工作中我最愛的就是削馬鈴薯了>.<不過當你看見滿滿一桶黑黑圓圓小小表面不平滑的馬鈴薯還是會有種要抓狂的感覺……

 

 

*幾個有趣的習俗

 

幾個拉達克的習俗,是小喇嘛和Tensing老師告訴我的。像是,新建的房玻璃之所以要畫叉、卡車後面之所以要掛一雙破鞋,就跟我們買新鞋要踩三下的道裡一樣。

那些家家戶戶屋頂上、路邊竹竿懸掛的,寫滿經文的風馬旗,拉達克和藏人相信會帶來好運與祝福。我們離開前是九月的尾巴;漸漸的從早上開始就颳起狂風,相信風會吹起風馬旗上的經文,把成串祝福帶給深山裡每間佛寺,每個潛心修行的喇嘛,還有那
群純樸天真的小朋友
……





Graceal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