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TM
今年來了一個只有三歲的小孩Tswang Norbu,大家都叫他Nono,據說是被叔叔帶來然後家人就沒有下聞,因此在GTM住下來,由左巴喇嘛和Tensing老師照顧他。平常小喇嘛上課時他就一個人在外面遊蕩,有點像娃娃兵,大吼大叫,喜歡滾輪胎或自己假裝在打仗,常玩得全身髒兮兮的,不過還蠻受大家寵愛。這幾天他的下顎愈腫愈大,連眼睛也有點爭不開,我們東摸西摸七嘴八舌,覺得可能是小感染,唾腺阻塞,腮腺炎……但保險起見還是請校長先帶他去村裡的local medical camp看診;回來的結果比較可能是腮腺炎,所以我們先讓小Norbu戴上口罩;而且由於不確定是否所有的學生都接受過疫苗注射,我們也告訴其他學生不要跟小Norbu靠太近玩耍。

隔天,我跟大小Norbu還有前幾天被膠水芶到眼睛的Padma由校長帶往醫院做進一步的檢查。這家醫院在列城,叫做Sonam Norbu memorial hospital,是地區最大的醫院,無論人民或外國人看病都只收2Rs的掛號費;住院免錢,只有藥費需自付。醫院院區不大,只有一層平房,地板是凹凸不平的水泥地,牆上漆白漆,粉牆上還塗著各式標語和指示。有些陰暗,人潮眾多。我們等了一個早上快三小時才看到醫生,我讓大Norbu跟醫師解釋了小Norbu的情況,醫師呼嚕呼嚕再問了幾個問題,動作迅速做個視診和觸診,在簡單的病歷上寫了一些潦草的字,(我努力摸索了很久只看懂”abscess”和兩種抗生素……)然後大Norbu就回頭跟我說,他必須住院! 我們先去辦手續。喔天啊我一整個大驚失色,本來以為只是來看個病確診一下,怎麼弄到要住院~~~~這一切未免太戲劇化!!!

不過也因為這樣,原本因為無法去見習無緣造訪的醫院,現在有機會實地見識到該醫院的體系、看病方式、病房配置等。

 

病房跟我印象中悲情城市中,二三十年前台灣的醫院差不多。一個大病房理兩排各十幾張簡單的鐵床,盡頭有間廁所。如果提盞燈從中間窄窄的走道走過去,就可以比擬南丁格爾在戰地訪視傷兵的情景了~~~~看診方式亦同,醫師主導,病人幾乎不會提問,全權由醫護方面的權威主導。

我待在那裡看著護士幫他打抗生素、做測試、抽血檢驗,看得心驚膽戰。打完針就用剛剛消毒的棉花再抹一下,或者直接用手拭去血珠;未用完的注射藥品就擺在病人床頭鐵桌上。這一切在我們曾經待過的醫院都不可能發生;但在這裡卻形同家常便飯,沒有人覺得奇怪或不妥。而病人多數也是平安的被治好,康復,出院。當然這跟醫療品質本身,科技,經濟,文化,人民的要求都有影響,不實地走一趟真的難以想像。而且如同我們除了西醫,還有為數眾多且深得民心的中醫療法;拉達克城裡也有不少藏醫診所,人民對期依賴與信任程度我不是很了解;也許就目前人們的需求和生活態度,這樣的水準和治癒率已能滿足期待。要更上一層樓,恐怕也要政府政策敦促,經濟能力提升,人民自決……

 

 

最後我又跟Tensing老師、思融各去探視小Norbu一次,我們買了一點零嘴,飲料,點心,衣服給他。幫他擦擦澡,三四天之後他下顎的腫塊和臉上軀幹上的紅疹都消去,人還是充滿活力。



 


護士說要住滿一星期才能出院,所以他回佛學院也就是我們回德里那天,大家不再有機會見到他了。探病臨走之前我突然覺得好捨不得….

 

 

Tensing老師說這個孩子很特別,還不到三歲就要開始一個相對孤獨且自立自強的人生;希望,他能有個平安健康快樂的童年,至少在小喇嘛哥哥們和Tensing老師,左巴喇嘛的關懷照顧之下。說不定明年學弟妹再去,可以看到穿僧袍,加入搖頭晃腦念經行列的小Norbu

 

 

Graceal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