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前就知道會有這趟旅程,等了好久,今天終於踏上這片喜馬拉雅西側山麓,平均高度超過三千公尺的土地。

  經香港轉機至德里,再轉國內線道列城機場。途中從機窗往下看,雲層間近是光禿黃土覆蓋的山巒,偶有終年未消退,或者近期新臨的積雪環繞山頭。我們還發現一個翡翠色的胡泊,以及數個沖積三角洲;這些角落構成了大漠中的小綠點。

  抵達機場,從踏出機艙的那一刻起,即便已經吃了一個月的鐵劑加上幾顆紅景天、Diamox,仍不敢大意,放慢動作,深怕一用力呼吸就會開始頭暈不適。校長在機場外迎接大家,為我們批上代表歡迎、感謝、與崇敬之意的Hada。拉達克的天空好藍,幾乎找不到一片雲,陽光極度刺眼,不過有種說不出的和煦、寧靜。


  Gyudzin Tantric Monastry (GTM)位於距離機場約20-30分鐘車程的山丘上,兩棟三層樓建築為主體,一棟是教室一棟是宿舍及飯廳,屋頂彩旗飄揚。之後一個月數次下午從村或者晚上從遠地回GTM,看著鵝黃磚紅相間,沒停電時會在一片漆黑中透出整排亮光的建物,是真的會有回家的熟悉和期待。


  我還記得第一天是清晨抵達佛學院,已經快變成當地人的學弟妹,還有一群小喇嘛在門口等我們。他們紅黃相間的僧袍衣襬在風裡飛舞,這群特殊的孩子,將是一整個月我們朝夕相處,最頻繁接觸的人。

  隔日昭瑩柏澍彗梧帶大家下山到村裡走走。這個小村子叫Phey,念成。群山環繞,山腳下有印度河流經,因此近河岸處栽種著作物,有果園、有青菜、好像還有稻麥和青稞。每個幾度拍起來都像明信片裡的風景。人站在裡面都很不真實。放眼望去除了零星幾棟可愛的屋子,盡是綠油油黃澄澄的田地。整路上只遇見幾隻驢,短毛氂牛,還有滿地不知是牛還是驢的糞便,一點也不客氣大辣辣的灑在路面。 深入村莊裡,沒有了瀝青柏油,只剩黃土泥構成的彎曲小徑。一般百姓家外圍會有用石塊推成的矮牆,矮牆上有荊棘環繞,院子裡可能眷養著牛羊,栽種幾棵果樹;路邊常有白色的瑪尼石,還有經輪,這兩種藏傳佛教信仰裡重要的象徵物在整個拉達克幾乎沒隔幾部路就能看到一個。    
   


  走著走著也遇見幾個下田幹活、打柴的村民。看到我們這群在村裡漫無目的遊蕩的陌生人,沒有遲疑的拱起手展開笑臉:”Juley!!” 這代表你好、謝謝、再見。他們就像書上照片裡生活在高地的孩子一般,有著紅撲撲的腮幫子,皺紋滿佈的額頭是終年大風、沙塵、烈日刻化的痕跡。

  拉達克位在中印交界,經過千年宗教政治戰亂的洗禮,族群裡頭有藏人,有拉達克人,有印度人;有市井小民,有生意商販,有喇嘛高僧......​。我最喜歡的,還是永遠帶著令人想念笑臉的Ladahki

  



Graceal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