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整個月的行程,義診僅短短四天,真可用翻山越嶺來形容,我們去了四個寺院,人數約莫四百人,以當地村民和寺院大小喇嘛尼姑為主。這四天一眨眼就過了,但當身在其中卻又覺漫長。每天累得人仰馬翻,但心裡卻無比踏實。

  來到Ladahk之前的讀書討論會,有同學認為義診只是提供短暫表面、消費居民感恩的一種活動,並無法為當地帶來什麼長遠裨益;也有人說,不妨把它看成是與人們建立關係的媒介,是一種拉近與在地人距離的途徑,以利之後推廣衛教或其他宣導之進行。我自己也沒有答案,總決缺少強而有力的動力支持、告訴我們該用怎養的態度去面對義診,又該準備到什麼程度。

  不過這四天裡,我看見婉如學姐、其他醫師們竭盡所能替居民和喇嘛看診、篩檢,檢查出慢性病的病人,還替他們詳細寫下診斷、建議調整的生活方式、用藥清單、應該繼續到列城醫院讓哪科醫師追蹤......。有時犧牲午間休息,只為再多看幾位病患,問診再仔細一點。每晚的檢討會上,都熱心提出各項建議與作法,例如說設計training course訓練當地人補牙技巧以免牙科器械閒置餘年、藥物品項數量的調整。他們不只尋求讓病人苦痛的及時緩解,他們還要病人在醫師離開後懂得照顧自己;健康,就是居民最大最容易運用的資產。


  總之,大家努力把帶給當地的衝擊減到最低,把正面而長遠的效益放大,有規劃有目標的建立一套適合當地的制度。義診結束後,從許多後續工作中,例如統計各寺院病歷資料、清點消耗藥材、檢討場地流程順暢性等,我們發現幾乎每個細節都有進步空間。這是一個新計畫的開端,即便事前經過多次沙盤推演仍有許多不確定性,不可預期的狀況層出不窮,向牙科水源問題、翻譯人員不足、各科人數分部不均以至看診時間長短差異甚鉅等。義診組將諸多缺漏整理起來也洋洋灑灑有兩三面之多,一方面這代表我們事前想的不夠周全,一方面其實我蠻開心的,能夠留下每天每個夥伴提供的心得、建議給學弟妹,讓之後計畫運作更有組織。

  義診告一段或後,回頭想想最初對此活動的認知,一開始因摸不著頭緒、不知如何下手準備,覺得一點貢獻也沒有而感惱怒沮喪;然後到了拉達克,開始匆促、手忙腳亂的籌備場勘,義診真正開始,見識到醫師的專業與熱誠。真的很感謝,很珍惜有機會參與義診活動,讓這兩個星期格為充實有意義。 


  我和昭瑩負責'' 經營''藥局和簡單的衛教,簡單擺一擺布置一下,一個陽春的調理台和領藥窗口就成形了。其實我們真的沒做甚麼......我到現在還忘不了,居民領到藥掬起手啾哩啾哩不停,一臉感謝的樣子;還有喇嘛們拿到眼鏡,興奮又羞赧地在大家簇擁之下戴上又趕快摘下,直到走遠才又戴起,帶著滿嘴笑意離去。



Graceal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