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結束在小兒外科一個月的
rotation。最後一天,與負責醫學生事宜的Dr. Kling座談,之前她希望我能想好問題,像是還沒看過的手術、已經看過但有疑問之處、對於照護術後病人等都可以。我這次幾乎看到在Orientation list上所列出的疾病、手術,獨缺biliary tract 的問題,以及前一天與Dr.Hilfiker談到的Meckel’s diverticulum, patent urachus。原本以為,Dr. Kling只會針對這幾個及病與相關手術做簡單講解,沒想到後來一談就快兩小時,她把所有肝膽道有關的病理機制和手術原理 (biliary atresia, choledochocyst, cholelithiasis, pancreatic divisum, anular pancreas,etc),甚至在Approach病人時該用什麼方法、開立何種檢查都有系統、詳盡的解釋,還搭配上手繪圖解(雖然她自稱很沒天分、畫的很醜;不過其實每次她都是把紙朝向我,倒反著直接畫出anatomy….) 過程中也不時停下聽我的推斷與想法;收穫豐富且十分感激她願意花時間這麼做。

 


結束正式課程,她希望我針對這一整個月的
rotation提出建議,也很好奇在台灣醫師們的教導方式有何不同;我比較了台灣的見實習環境與在這裡學習的環境,最大差別應該是在Rady Children’s hospital pediatric surgery沒有所屬的團隊,基本上是跟著住院醫師工作,雖然可以自己選擇門診、想跟的刀、想參加的會議,但因為本月學生只有我一人,除了每天向住院醫師回報病人病況、在刀房接受Q & A 的挑戰、在門診與主治討論新病人、每天早上查房自己看病人、與護士溝通,基本上跟醫療團隊的互動還是稍嫌少了點。再來我提到因為沒有固定課程,我要自行找有興趣的case念書,在teaching round時主動提出討論;或者,到後來每天自己找除了小兒外科之外,小兒科團隊如果有grand round或討論會等活動,有空就參加。這種學習方式有利有弊,有時會覺得有點鬆散,尤其剛開始很不習慣這種事事要自己掌握安排的行程;但以此模式case by case學習,每每與住院醫師、主治討論完後印象也更深刻。除了病裡部分,搭配之前住院醫師給我的,與小兒生理、營養需求、電解質平衡相關的資料閱讀下來,也頗有收穫。


至於醫師,就像台灣,每個人個性差別很大,教學模式當然也不同。就必須適應和習慣每個醫師的脾氣和習性。很願意教學願意放手讓我approach病人的,像是Dr. Kling,當然每一次有門診我都會跑去。

我記得第一次真正開始在門診接觸初診病人,是第二個星期;那天病人比較多,幫忙的護士又請病假,診間比較忙亂。Dr. Kling讓我先對幾個初診病人take history, Physical examination,紀錄初診病歷,然後向她報告,再一起進去做解釋。這些病人包括有breast mass hrmorrhoid abscess…..等。一開始進去真的蠻緊張的,畢竟是父母帶著小孩,面對一個掛著”visiting senior medical student”名牌的人,很怕他們不理我。還好,遇到的病人都很友善,我就逐步用LQQOPERA的方式Approach,再加上幾個與該疾病相關的問題,多問幾個也就不怕了,也比較曉得各種狀況應該要focus的重點在哪裡。如此一來也節省Dr. Kling的時間,讓她能迅速掌握關鍵資訊。因此之後的門診只要有新病人基本上都會讓我先幫忙先進去蒐集資料!



[門診大樓]

其他醫師,有的很愛在開刀過程問解剖相關問題,前一天就得惡補這方面的知識;有的講求快狠準,惜字如金,那問問題前就要先徵得同意,然後能夠自己查的就不要問;另外也有慢工出細活,非常有耐心也非常願意讓我幫忙的。總之跟著各有專精、特質的醫師們工作,算是很大的挑戰,當然也學到許多知識,和生存法則
XD



最後,Dr. Kling也給我一些回饋,十分細心的幫我填evaluation form。然後回刀房上完最後一台刀,與在這段期間給我最多鼓勵與幫忙的兩位護士、其他刀房人員道別,到門診大樓歸還識別證,那裡的秘書Pam是個圓滾滾的可愛女孩,意外留在那跟她聊了好一陣子。聽說我還有一個月,她翻出那本在聖地牙哥隨處可得,每週四出刊,附有數十張coupon和活動訊息的刊物”Reader”,告訴我哪裡有好吃好玩的,像即將來到的Taste of Hillcrest, Easter celebration等。我說,我喜愛這些小地方小市集小活動,勝過於熱鬧著名的景點;因為你在其中逛著,往往有出其的驚喜和發現,可能是有趣的攤販,一些從來不知道的節日,還有可愛的小房子,當地居民的特性,藝術家嘔心瀝血的結晶……。之後的幾個週末,我就計畫在陽光早晨吃完brunch後,或者是舊地重遊,或者,去發現新領域。

Pam聽到我住在Hillcrest,立刻露出有趣的表情”Oh…That place…..” 的確啊,雖然住這裡對我到兩家醫院都沒有地利之便,但我愛極了這個地方。之後幾篇日記再來介紹一下這個獨特又具有超強生活機能的彩虹區吧。

於是,我走出門診大樓,回頭補拍了幾張照片,慢慢走走回醫院,再走到公車站,因為已經錯過一班車,好像是第一次沒那麼氣急敗壞沒那麼趕,像一隻慵懶的貓,就呆呆坐在站牌的椅子上,讓午後的太陽陪我等120號公車。數著手上的銅板,一段小小的旅程畫下句點。



回家的路上,決定小小慶祝一下,走進這家不起眼,卻遠近馳名的
Bronx pizza,點了broccoli, Spinach兩種口味的sliced pizza加上一杯飲料,六元,切一半再當晚餐;乾蔬菜配上濃濃起士香,好滿足。


Graceal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