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到媽祖宮拜拜,從家裡搭捷運的路上,遠處青山異常清晰,爸說是颱風的預兆。中午十二點三十分,我們趕在今年第八號颱風鳳凰撲台前,前往機場,飛向肯亞。

台北(CI0803) à香港(KQ 231)à曼谷à肯亞奈洛比

經過漫長的航程,及瘋狂亂流的折騰,終於在7/28早上抵達肯亞奈洛比國際機場。

現在是肯亞的冬天,白天平均溫度於二十六七,早晚可降至十度以下。我們降落的一刻,根據機長報告是攝氏14度,出機門就必須穿上薄運動外套,尤其沒有陽光之處,一股寒意上身。跟印象中的非洲很不一樣吧!

這次跟皇家雖說也是旅行,但實則只有九人,超級迷你,更巧的是遇上Ptbibo的前tutor藍醫師,是個很聰明很親切的人,遊歷世界各國經驗豐富,沒有架子,對教學和求知超有熱誠,說是為了美好的一天那個教案看超過十二篇paper,比做學生時還認真!!!還在吃飯的時候興致一來說要幫我review一下每個教案...>___<

要入境隨俗,要接受肯亞海關辦落地簽超慢速度,不過出了關,發現領行李也是要等,所以一切其實是配套好的,也不用要求太快~

這趟十二天獵遊之旅,會用九人座的頂篷休旅車,我們的司機是George,英文很棒,有雙鷹眼的肯亞人。他好像有內建GPS,在肯亞沒有路標也沒有分隔線的柏油路,石子路上,原野中,清楚辨別路線及路況,然後還會突然跟我們說,你看遠方有隻長頸鹿,那裡有大象…..你會懷疑他有第三隻眼”~~

這季節肯亞氣候其實很舒服,涼爽乾燥,放眼望去盡是一片遼闊草原,在有水有草的窪地,我們近距離看見了正在吃草的大象和寶寶,腹部有條黑紋的湯氏瞪玲,遠遠的長頸鹿(第一次遇見,還來不及分清楚是馬賽還是羅氏)、看起來很兇的狒狒、穿著一身優雅的瞪羚、斑馬。我們好興奮,迫不急待想請George把頂棚升起,但他從容不迫說要先送我們回飯店吃午餐,說之後十天這種機會多的是呀

 沿途經過幾個馬賽村落和稍微現代的鄉鎮,前者真的極其原始,就以乾牛糞和稻草搭建而成,數個屋子再聚成一圈小聚或,外圍以竹籬笆圈起,約半個操場大小的村子就形成了。住在這種地方的馬賽人,跟書上一樣,喜歡在身上批條紅豔的手工織布,和黝黑皮膚形成鮮明對比,遠遠就可以看見,在黃漠遍野中格外具有生命力。而所謂較現代的鄉鎮,就是有水泥蓋起的屋舍,和販賣衣物水果菸草的攤販,狀況跟上次去埃及開羅看到的差不多,可能五十年前的台灣都比他進步。幾乎是沒有柏油路的,小販就在沙塵泥濘中做起生意,肯亞人則三三兩兩聚集成群,或席地而坐,或與車並行在道路上。說到走路,我們一致覺得這是出了機場以後所看到最獨特的景觀,很多人在走路,有的赤腳,有的穿鞋,都不趕,步調緩慢,也不知道要走去哪裡;至少在我們途經路上,點與點間都有可觀的距離,很難在半小時內到達。

 今天的旅館是有名的Amboseli serena,位在Amboseli國家公園內,是以原始的木頭及藤條、野生植物建構而成,牆壁上有許多野生動植物的畫像,充滿野性氣息,蟲鳴鳥叫聲聲不息;放好行李後,我們還在房間後方的院子巧遇一隻小長尾猴;餐廳室外部分緊臨叢林,遊客可以坐在沙發上,與長尾猴面對面接觸;到了晚上,我們還在去晚餐的路途中看見三隻斑馬、一群叢羚在不遠處的灌木叢裡!! 

 下午第一次SafariGeorge開著車來接我們時,已經高高將頂棚升起,爸負責用Sony cyber shot捕捉動物和風景,媽和我用望遠鏡找目標,小比用DV紀錄動態畫面。浩浩蕩蕩出發,George刻意放慢速度,很有技巧的找到目標,然後緩緩靠近,熄火,讓我們盡情欣賞、享受。

 在一片草原上,湯氏瞪羚、草原斑馬、牛羚各據一方,低頭吃草,搖尾趨蠅,對車聲人聲毫無反應,George: what a great combination! 是啊,再加上隨後在沼澤中看見的一頭優游的水牛,真是一種巨大浩瀚的美麗、平靜、和諧。在大家小聲驚呼之後恢復的寧靜,是足以讓風聲及草隨風搖曳摩擦聲顯現之寂寥,配上眼前這幅美景,實在是太大的震撼、說不出的感動!!!

 另外我們還隱約看見隱身於霧中的非洲第一高峰-吉利馬札羅峰,山頭覆蓋皚皚白雪,十分神奇,在距離赤道不遠處竟然還有會積雪的山?!可惜據說溫室效應關係,再過不了二十年,白雪將會融光,剩下光禿禿的山頭。

 原本將結束行程打道回府,卻意外在公路上遇見三隻母獅,其中一隻差點發動攻擊,將藪貓撲倒成為爪下物。獅子拱起背脊所產生的優美曲線,和眼神中釋放出之銳利殺氣實在驚人!

 今天是22歲生日,有幸在東非大草原上享受這一切,就是我最大的生日禮物了!!晚餐時間貼心的導遊還安排廚師、waiter演奏樂器、唱歌,送了一個生日蛋糕,全團的人也都一起慶生,陸陸續續接到一些人的祝福簡訊,真的很開心很滿足!

Graceal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