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趟旅程約定成俗的習慣,我們趕在郵局關門前寄回一方明信片,然後在最後上飛機前從機場再寄回一張,上面記著這次旅行的遺珠之憾,也就是還要再來的原因。

誰知道,下次來會是以什麼樣的身分? (那棟在郵局附近的簡陋建築…) 在什麼時節? 而蘭嶼又會變成怎樣的風貌?
 

沒有其他離島太過商業市儈的氣息,只有農會超市沒有Seven,就連生態風景和經營觀光的族人也顯得相對質樸真誠。也可能剛好我們遇上很棒的主人,被他們深愛土地的執著所感動。為什麼我會這樣說呢?

在民宿的一本書上看見,有位在六零年代到蘭嶼拍攝紀錄片的攝影大師,他於數年後再返,感嘆民風不復當年原始淳樸,故敗興而歸。

和蔡依霖討論起這段,他想了想很認真跟我說:這樣其實很不公平!

憑什麼我們就可以不斷追求物慾,享受進步的科技,在生活水平上提升再提升,但卻要求離島的住民們必須停留在過去? 以汽機車代步,以水泥房取代地下屋,將文化和自然資源轉型納為觀光產業一部份種種求變的行為往往被指為背離傳統。這大概是蘭嶼年輕一代的族群正面臨的考驗。


該如在擇善固執的原則下,善加利用所擁有的寶貴資產,努力發揚光大、讓更多人看見?我想我們的民宿主人女人魚和姆里塔以及他的家人們做了最好的示範。


他們用心帶領遊客認識家園,在每個活動出團前,除了仔細導覽介紹生態、環境,更不斷耳提面命注意不要驚擾到原棲地的物種。我們所參與的眾多活動過程中,我看見姆里塔和該尚默默撿起掉在樹叢裡的菸蒂、塑膠袋、廢棄物
…..;由他們帶領的攀登天池及夜觀活動時間總是拉的最長,因為他們寧可在悶熱的林子裡多站一兩個小時,多分享一點,讓遊客對蘭嶼認識更多,看見達悟的文化,看見達悟是如何教育孩子,看見達悟如何以最溫柔平和的方式與motherearth相處。


這樣的耿直、龜毛,和堅持令我敬佩 (即使在爬完大天池後因為雨鞋沒洗乾淨被姆里塔念了幾句,甘之如飴!! )


今天剛剛從碧海晴天的蘭嶼回到都市叢林,爬大天池造成的鐵腿還隱隱作痛

(好吧我必須承認其實全身都在痠痛而且很累….),但思念那種單純美好的情緒一下子很難止住。



無法忘記新鮮的魚獲就這樣跟潛水衣一起被釣上院子裡的竹竿,在陽光下一閃一閃滴著海水。新鮮採下的過貓、芋頭、地瓜最簡單的食材,最直接的烹調方式,也能成為我們每天起床最引頸企盼的豐盛早點。夜裡在星空下海風吹拂,我們在女人魚三樓陽台、在人魚和貓開心動嘴邊吃邊聊天....


這些鮮明的回憶很片段很零星,
卻像拼板舟風鈴那樣被繩子串起,叮咚叮咚擺盪在鹹鹹的海風中…..

 

 

Graceal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