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行,算是我抱著對神鬼傳奇一直以來的好奇,跟爸興沖沖股動媽跟妹妹參加的.
整段遊程有太多驚嘆驚嚇驚喜和驚艷.

在每個金字塔底下神往古埃及人智慧和工藝技術結晶,
一面屈伸彎腰爬入法老陵墓,一面將記憶中相關畫面或電影中所見所聞挖出,
再與身旁的沙土石塊結合,然後開始幻想...
頭頂咚咚沉重步伐聲在那時候的我們聽起來就像法老大軍復活再起.

搭遊輪參觀每個神殿,則是見證一種強大的信仰力量.
很難想像,四五千年前他們是如何由南到北,
從孟斐斯以南的上埃及到以北的下埃及,沿尼羅河建立不可勝數的大小神殿.
用整塊花崗岩或石灰岩雕塑出栩栩如生,
甚至連肌肉股脈動都如真人一般的神像和壁畫.
壯闊的程度讓我覺得重後世界的古埃及人,是用盡一生血汗還換取來是福祉.

帝王谷中跨越數個世紀的王朝更替,從圖坦卡蒙到拉美西斯一至十二世;
從阿布辛貝爾神廟那座每年有兩天日光可直射入人向的聖所,到卡那納克神殿
數十呎高的巨石廳,方尖碑....
這些是"古文明".


記得當我們因紊亂的交通,毫無安排的動線設計,在烈日下苦候遊覽車近半小時,
團中有人說:不知躺在帝王谷陵寢中的法老們看見自己的子孫是如此愚昧,會做何感想?
或許這樣的責備有點嚴厲,但我必須承認,第一天來到埃及,從亞歷山卓入境,
確實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泥濘未經整建,彷彿剛被轟炸過滿目瘡痍的街景,
披掛被單衣服,頂端為逃避政府課稅而刻意裸露鋼筋的房舍,
驢車馬車汽機車橫行在沒有分隔線更鮮見紅綠燈馬路上,
一切好想比我印象中的塞爾維亞要糟.
即便在開羅熱鬧的市集,在國際機場,在我看來我們小時候的台北車站都略勝一籌.
或者騎驢子穿梭路克索鄉間,爸媽也說好像回到他們小時候的台灣.
從牙牙學語的小孩滿身泥巴,到夜市身上披掛滿絲巾,粗質紀念品的小販,牽駱駝的人,
一見觀光客就忙不跌揮手熱情擁上,然後用埃及英語說:
"one dollar one dollar, my friend."
"any change??"還不會說話的孩子卻連"摳摳"的手勢都會比了.
有能力者需對貧疾者伸出援手,分享自己的所得,如此來生才有福報.
但這種觀念似乎已被扭曲.多數人把自己當成那個沒有能力的一方,
向外來的朝聖者索取施捨.
尤其埃及自1973年以來未曾再參與任何戰爭,觀光客又源源不絕自世界各地湧入,
帶來滾滾財源.只是這些錢大概只進到少數人的口袋,
大概只用在修復古蹟改善人民生活以外的建設,
像那些用以宣揚個人權勢的莫名奇妙紀念碑,閃閃發亮的大理石底座.
這讓人覺得是子孫在揮霍祖先的財產,不懂珍惜坐吃山空.
不過以當前埃及政府的效率,人民所能期盼的生活改善,
可能得如同神殿復原,陵墓挖掘般牛步緩慢.?
----------------------------------------------------------------------------
今年是個特殊的年.
在路克索往開羅的小飛機上跨年過除夕夜,
年初一與貝都因人在滿天星斗下的利比亞沙漠中歌舞狂歡,紮營而居,
乘四輪傳動車奔馳於奇岩怪石群,耳邊除了風聲,就是司機酷愛,旋律如蛇舞般裊繞的埃及歌
曲.
年初二帶著滿身黃沙和疲憊,經過數個綠洲,重回文明世界.
年初三登上開羅Grand Hyatt 40樓旋轉餐廳欣賞夜景享用晚宴.

......回味無窮旅行就是該充滿數不輕的回憶,


有知性--古文明探索,興起重看埃及王子和神鬼傳奇的念頭
有野性--沙漠巡戈,與貝都因人共舞
有感性--走過法老留下的成就,省思當前呈現的無章落後

然後匯集成自己的感動,永遠留在心裡~

旅行夢,再完成了一頁.


Graceal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