獅子與豹通常在清晨與傍晚獵殺,經過前幾天下午的嘗試,皆無功而返,我們決定在早餐前帶著餐盒出發,希望一賭弱肉強食最臨場的畫面
!

才離開旅館所在的小丘,就發現有多達數十隻禿鷹聚集在一處盤旋,於是立刻驅車前往,果然在草叢中發現一大群獅子,都是母獅與小獅,小獅互相嬉鬧著,而牠們身旁就躺著一頭已無氣息的牛羚,不過眼睛還在發亮,後腿的傷口也還鮮血淋漓,顯示這是剛得手的獵物!!接著母獅走近獵物,然後是一連串撕扯拉咬,在數公尺以外都聽得到骨頭斷裂聲,空氣中還飄盪著陣陣腥味;遠方另一群獅子又展開另一場獵殺,截斷正在遷徙的牛羚隊伍,不過牛羚也不是省油的燈,拔腿就跑,這場競賽是牛羚成功死裡逃生。而後半段的牛羚遲遲躊躇不前,最後乾脆轉向繞遠路。其實牛羚從南方的賽倫蓋提遷徙到馬賽馬拉,一路上危機重重,不只是肉食性動物虎視眈眈隨侍在側,渡河時也有鱷魚、急流可能奪去性命,像我們這兩天在河谷邊觀看牛羚渡河,就發現許多完好的屍體卡在河道石縫中;能夠成功遷徙,九十月再回到南方的倖存者恐怕只剩一半吧!

下午是最後一次Game drive,剩下黑白犀牛和花豹沒看過,大家祈禱著能有好運氣看見牠們。我們沿著馬拉河走最後一區還沒Safari過的路線,發現好多河馬,有些趴在河灘,有些隱沒在河水中,只露出小耳朵及眼睛,咕嚕嚕像轉動著。之後到了一片山谷,我把它叫牛羚谷,好像所有從南方來的牛羚都聚集到這裡了,牠們低頭專心嚼食,唯有車輛呼嘯而過的引擎聲才能促使牠們奔跑幾步路。這景象實在太壯觀了,視野所及,山野遍布的黑點全是牛羚身影!!

在一個山凹中,意外的遇上三隻獵豹,有不成比例的小頭和修長身軀,身上的皮毛斑點華美亮麗,怪不得這麼搶手….,跟昨天懶洋洋的獵豹不同,今天這三隻踮起腳尖輕聲步行了好長一段距離,埋伏很久,然後對山坡上的牛羚展開獵殺,出乎意料之外,牛羚只跑開幾步路,還敢跟花豹四目相接對看!!George說,因為牛羚對這三隻獵豹來說太大了,所以不大可能獵殺成功~好可惜啊。

等待對於看見精采鏡頭真的太重要了,我們為了等待獵豹起身,為了等待牛羚渡河,為了等待獵殺牛羚,可是耐住燥熱,甚至是生理需求,在一旁靜靜等候;不過如果最後結果滿意的,那這些費時費力的等待就都值得啦!即使向隅,我還是覺得為了一賭難得畫面而等待是件有意義的事!

 

Graceal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