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賽馬拉
(Masai Mara)國家保護區是肯亞南邊坦尚尼亞塞倫蓋提(Serengati)保護區往北的延伸,最容易看見動物遷徙。地形景觀仍以草原居多,因此當我們駛進保護區,就陸續看見了草原動物如斑馬瞪羚大象等;但仍遲遲不見獵豹蹤跡,George說是因為草太長了,如果等斑馬把草吃的短一些,看見豹的機會才比較大,明後天我們還會往馬賽馬拉南邊移,希望有機會囉!

 

今天住宿處非常特別,是Sarovs系列的tented game lodge,顧名思義房間就是一頂帳篷,原本以為會很簡陋,但先開門簾才驚覺內部之豪華!!!兩張蓋著水牛圖樣床單的單人床,帳棚頂是竹編燈,化妝檯上擺著燭台,浴室大而簡潔,我們的帳棚旁邊就是湖,晚上用過晚餐回房,工作人員還貼心的在床上加熱水袋,兩旁捲簾也已放下,總之一切比正統旅館還面面俱到!

 

下午的Game drive新發現角成九十度轉彎的柯氏狷羚,以及前背有白色條紋,大角呈螺旋狀的”Eland”旋角巨羚!不過最大的收穫還是看見母獅叼小獅!!我們先是發現一群多達十數隻的獅群,大概有三隻公獅,其餘是母獅和小獅,都懶洋洋的攤在接近道路的草地上,根本懶的甩呼嘯而過的獵遊車,只是偶爾抬起頭拱起背,瞄瞄遠處成群的牛羚和斑馬,害我們數度以為獅子們要展開獵殺行動~

 

隨後又接到有發現獅子在路上行走的消息,本來這種畫面對我們已經沒什麼吸引力,但隨著車子接近,才發現原來那隻落單的母獅旁還跟著一隻走路還搖搖擺擺的小毛球,渾身毛茸茸的小獅根本是用跳的前進,母獅刻意放慢速度陪著牠緩步而行,後來因為接近的車輛愈聚愈多,母獅有如驚弓之鳥,叼起小獅,加快腳步向前走,小獅蜷起前後腳,歪著頭任由母獅將牠含在嘴中,途中還數度停下重新調整叼咬的角度,George說母獅是在尋找一個安全的地方藏小獅,避免牠被土狼落其他公獅攻擊;好可愛好溫馨的畫面,大家都覺得,今天下午有這個發現就夠了J

 

在今天漫長的拉車過程中,有經過幾個小城鎮和馬賽村落,看著未經整建的泥濘地面車過沙塵起,三三兩兩或躺或坐在路邊的年輕人、赤腳放牧或在土地上玩耍的孩子、頭頂水壺還背著大捆柴的女人,以及非常非常罕見的老人;然後再想想台北紐約街頭的時尚、華麗、便捷,不來這一趟,真的不曉得原來世界上還有人這樣活著。也許馬賽村裡的馬賽人一輩子不會搭飛機不會出國,甚至不會踏出村落方圓百里之外,也永遠不會知道甚麼是電視和冷氣,但他們以牛糞圍牆以稻草為頂以刺槐為籬,眷養牛羊,栽植小麥玉米,自給自足,用他們的方式經營生活,也是能夠知足常樂,我是這樣猜想啦,而且他們披掛著色彩豔麗的毛氈,拿根木杖,穿著輪胎皮做的鞋,踩踏在非洲大地,與大自然和諧共處,十分契合,彼此在取捨間達成平衡。(看書上資料說,馬賽人其實有機會現代化,只是他們一直拒絕與現代接軌,不接受西方文明同化,寧願繼續保留傳統生活模式)

 

Graceal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