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和下午各一次Safari,即使我們已經儘量避開烈日當空的時段,早上七點半就出發,下午則遲至四點,但Samburu的日頭洽牙牙,沙漠形氣候加上乾燥,在敞開的頂篷下晃啊晃的,超過十分鐘沒看到動物便覺昏昏欲睡。

 

今天的最大目標是花豹、獵豹,不過期望愈大,若沒找到失落感就愈重啊~

早上出發沒多久,先是看見一隻年邁的母獅,據導遊說幾乎每次來都可以碰到,她有氣無力的作勢追逐一群水牛,讓水牛氣喘吁吁的衝過Ewaso ngiro到達對岸河灘,雖然沒有血腥的獵殺畫面,成群水牛越過滾滾河道已經夠精采了!

 

過不了多久,突然George開始加速,原本只有20-30m/hr的車速開始急起向前衝,還不時用對講機瓜拉瓜拉交換著聽不懂的訊息,大家開始熱血沸騰,想必是有甚麼難得的鏡頭吧!果不其然,所有的越野車從四面八方往同一處匯集,揚起一條條沙塵,到達定點,順著望遠鏡和大砲攝影機的方現望去,只見三隻有著小麥色金黃皮毛以及黑圓斑點的獵豹正坐在遠處的刺槐樹下,可惜牠們就跟稍後隱身於樹叢的公獅一般,懶洋洋,偶爾抬頭張望一下,甚至連眼睛都懶得睜。我們期望中豹的可是要像在Discovery頻道見到的一樣,身手矯健曲線優美,在樹枝上行動自如呢!!

 

還好,下午在Samburu的最後一趟獵遊,找到身形較巨大,頭上的角如劍般筆直鋒利的劍羚,以及數量稀少,只在Samburu地區可見的細紋斑馬;稍稍補足了未能找到花豹的遺憾。

 

話說今天我帶著牛仔帽,一手拿相機,一手掛望遠鏡,站在車上將近三小時,又更深刻覺得這真是一趟特別的旅程,試想生命中怎麼會有機會空出整整十二天,眼睛就專心用來尋找掛在樹梢的花豹或隱身於樹叢的鬃獅,耳朵束直傾聽大象和長頸鹿咀嚼嫩葉的窸窣聲,雙手則忙碌於相機和望遠鏡間;就真的是完完全全一心一意,任黃沙鋪面、蓋滿衣褲。面對這幾天在非洲所見的所有生命與蒼茫大地之景,更能感受人之渺小,以及與萬物共存的美妙,然後,更知道互相尊重以維持和諧的重要。

 

Graceal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