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記錄分類裡有"跑"這一項.今天能夠寫這篇關於初馬的記錄,恐怕是當初設定此項時始料未及.

昨天迎著海風,帶著滿臉乾了又濕的汗水鹽粒,踩著酸痛不已的步伐在北海岸前進,是有想到大二那年越過荒煙蔓草,踏足山頂操場,那個下課的午後.

開始是兩圈400公尺便下山,之後逐漸增加頻次,搬到女一舍後地下健身房有跑步機,更變本加厲每天跑,管他清晨或深夜,跑少少的但天天跑.

從要求自己變成一種習慣,不跑遍渾身不舒服.吃大餐跑是為了代謝罪惡感然後繼續享受美味,很累仍然要跑是要養精神喘口氣,尋常日子輕鬆跑.....可能就是貫徹我所習慣的步調.

離開學校那一兩年流浪的日子,在台灣的每個角落,或到了美國,依然落地安頓好便急急找尋可以跑步的所在或者研究一條最順暢的路線.

成了日常,一日無他便覺還有代辦事項未完成.神奇的依賴感.

第一次是Nike Run Taipei,那時路跑好像還不那麼盛行,短短六公里好多家庭甚至推著娃娃車歡樂參與.完賽後也是犒賞自己般去吃了晶華的 brunch.

後來跟同學去礁溪冷泉也是六公里路跑,The North Face 10km, The North Face 越野賽.

正式一點的是去年NIKE女子半馬.首次參與長程賽事心中忐忑不已,又沒呼朋引伴,幸而遇上招呼共乘的夥伴一同在夜色中搭車前往市府.在很棒的天氣下透早起跑,雖差點被半跟香蕉壞了事,也還算順暢的跑完全程.

挑戰成功後,心愈來愈大,

不過平日的跑量其實並沒有增加,最常10K,weekday沒值班的日子就是健身房7K或磺溪兩圈8K.偶然看到台灣唯一被國際認證的馬拉松-萬金石,決定來試試手氣,也幸而中籤.

並未執行嚴格的菜單訓練,維持著基本的跑量.偶爾激勵訓練,勉強在賽前三週試了說中的LSD 15K.還算承受的住. 該準備的配備補給也詢問了有經驗的同事一一補齊.

前一日將所有物品備齊在三確認後提早就寢,兩點四十分鬧鐘一響,起身著裝,在跑褲口袋中塞好鹽錠和BCAA,拎起背帶戴上帽子,乘著夜色出發到自由廣場搭接駁車.

長長人龍幾乎繞了半個中正紀念堂,幸好動線很順,魚貫上車後,駛向翡翠灣.一路車行順暢,不到五點便抵達會場.

地一件事當然是--找廁所.然後,確認寄物處,集合動線等等位置,再--找廁所.就這麼來來回回,大概上了四次廁所(實在太緊張).放好所有的東西,天色也露出魚肚白,該是集合準備起跑的時刻了.

沒跑過全馬,當然填了C區.大概在鳴槍後三分鐘通過起跑線,通過長長的萬里隧道便豁然開朗,海岸線筆直的躍然眼前.陰天無雨,微風撲面,這是大家口中最適合跑步的日子了吧.踏著還算輕快的步伐一路向前,沒多久便出現上下起伏的連續坡段,還有較為陡直的轉折,一一克服,邊跑也提醒自己別忘了路邊的山光海色,以及熱情的啦啦隊;經過補給站也必潤喉輕沾幾口.一直到折返點前都還算順心. (再這之前不意外的已經看見非洲的好手準備衝回終點了,大家見狀也是大聲加油鼓譟,意外形成一股加快腳步的動力)

經過21 k折返處後,開始在進補給站之前吞一些能量果凍和BCAA粉末(真不是普通難吃...簡直跟藥粉一樣,不配水難以下嚥哪....) 此時自腳板蔓延至小腿的酸楚逐漸浮現,其實心理非常害怕抽筋,尤其看見路邊不時出現的壯漢們停下拉筋做伸展操;但我不斷向自己喊或不能停下,停下要再起步以我來說應該非常吃力,所以即便小步邁進也決不停下步伐.大腿慢慢也變得不屬於自己,此時只能分散注意力,譬如看看大海,譬如偷偷跟著其他有節奏的跑者,譬如欣賞大家跑衣上的標語,譬如試圖想一些事情. (事實是,根本無法專心) 每一公里的距離愈來愈遠,巴不得下次出現的立排可以一次增加五公里! 曾經熟悉的景物躍然眼前,真的是喜優參半,喜的是真的有載往終點挺進,優的是嗎呀也未免太遠了吧. 直到那神引少女的隧道再次出現,大大的標示牌寫上Last 2 K,體內已所剩無幾的腎上腺素硬是激發出來,壓根沒想到進了隧道我幾乎是用衝的向前直奔,(偷偷超過好多老杯)只求看見隧道出口的曙光(內心只有一個清楚目標的desire,此時此刻再深刻不過).

終於,幸好出了隧道一路下坡,順利衝線.最終落在4:22. 滿足了,我沒有哭沒有落淚,只知道自己完成了.

掛上沉甸甸的獎牌, 領取紀念品,成績單,以及寄物,然後找到接駁車.連衣服也不想換臉也不想擦拭,一跛一跛帶著北海岸的風,海岸,鹽粒,此刻只想回家.

返家梳洗後,沈睡四小時. 耶,人生初馬,達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racealpan 的頭像
Gracealpan

Gracealpan

Graceal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