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之後如果天色還亮,通常會去慢跑。從公寓所在的
1st Avefront st跑到Balboa park旁的Laurel St.,來回大概半小時到四十分鐘,有時候更久;要看途中有沒有被什麼特別的店或食物的香氣吸引而佇足、改道。
美國的路都這麼筆直而規矩嗎
?每天我依循著綠燈就直行,紅燈就轉彎,的原則,由不同路徑跑抵終點。沿途會經過橫向的Washington, University, Robinson, Pensylvenia, brooks, upas, walnut, maple, nutmeg street…..而直行的街道很簡單,就1.2.3.4.5.6 Ave…..
這樣接續下去。



不過我得承認自己真的是路癡,某次心血來潮鑽入一條沒有店家招牌可辨識,以住宅區為主的巷弄,即便路名很眼熟,那棟在公園旁的大樓也就站在幾條街以外的
block,我還是可以迷路,來回跑好幾條街(少說迂迴了十分鐘有…)才終於弄清楚到底身在何方;恍然大悟一刻連自己都不禁莞爾,我想我是需要隨身帶一台GPS


我住的地方叫
Hillcrest。一直到租好公寓後,才聽說這區是有名的同志區。恩,同志區,沒什麼概念,但心裡就是驚驚的;並且距離我實習兩家醫院都有半小時以上的車程距離,但也來不及改,就硬著頭皮住下來了。

但來這裡一個月後,如果之後有人要我推薦,我會直接把這區的房子highlight起來,請大家一定要選Hillcrest

Hillcrest算住商混合,但兩者之間仍有界線,中心街區以外的區域以house或兩到三層樓的apartment為主;較熱鬧的區域有很多著名的同志酒吧及特色小店,有的外面會掛上彩虹旗,標記商品的屬性或店主個人風格。



不過走在街上你也分不出誰是誰不是,那些
bar和小店也沒特別限定身分,想一探究竟或嚐嚐餐點還是可以的。可能在這一代生活出沒的人們有著某種特殊(獨立?不盲從?)性質與品味,所以在這裡跑步,或從公車散步回家,有時候是一種享受。街上的店鋪與餐廳不走在流行時尚尖端,也沒有多華麗的menu和名氣;我感覺到的是一股自然流洩的質樸、urban
氣息。在早晨是甜美活力旺盛,到了黃昏則轉為慵懶愜意。



酒吧餐廳裡的小圓桌總圍著三五好友小酌,再往
balboa park走去,park manor hotel
每到小週末也會有人在頂樓聚會。賣二手貨或五六零年代風格衣物的服飾店總有幾個特立獨行的顧客揀選著商品,店裡陳舊的氣味與頂著一頭蓬鬆紅髮的老闆娘相映成趣。路上很少看到小孩,幾乎都是單身、三兩成群的成年人、運動者、遛狗的人,還有推著超市推車的流浪漢。



這些元素讓
Hillcrest像座寶藏,讓初到者不敢一下走太近,深入之後便為它著迷,想花時間細細品味,發崛,收藏。在University street5th Ave,我每天早上等公車的地方,有一個粉紅色的大招牌寫著Hillcrest;沒有太陽時會亮起粉亮色霓虹燈。我覺得它實在太符合這裡的氣質;俏皮,迷濛,神秘,深不可測。所以在第一個月最後一天上班,六點出門搭公車時,背了像機為它留下倩影。(記得剛抵達聖地牙哥那個晚上,這霓虹燈所營造的奇特氣氛著實讓我心生畏懼,對要住上兩個月的地方充滿不確定和疑慮呢
!!)




除此之外,再往外圍走,就有好幾家超市,像是Vons, Albertson, Trader Joe’s, Ralph;採買日用品方便;交通方面也有很多線公車有經過這個區,往南往北都能到;前往UCSD campusshuttle bus,也在附近有站。



一個人在這裡生活,每天就是routine去醫院,太陽下山前的慢跑,準備餐點;假日去採買,走遠點去downtown,去海港邊,去些景點也去些不知名的小地方。偶爾覺孤單想念家人朋友但多數時候,卻也挺沉迷於獨處的安靜。在棋盤方格裡逡巡,迷路,跌倒撲街(這是真的…),遇見形形色色的人事物。就像我在台北老是喜歡在沒事的週末下午從家裡經過公館走到台大,到古亭一樣;一段路走習慣,一件事成規律,我會深為那種安全感所吸引,很享受一次又一次重來的輕鬆安適,即便店家風景一陳不變,我仍是極為享受熟悉又新鮮的一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racealpan 的頭像
Gracealpan

Gracealpan

Graceal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