趕在太陽出來以前,七點半就整裝出發。大清早沒有烈焰的刺眼和褥熱,草原一片寧靜祥和,空氣清澈無塵;才駛出Lodge不久,突然前方出現一排不知名的鳥類,排排站過馬路,規矩成一路縱列,而且從後方草原冒出愈來愈多,搖搖擺擺一股傻勁殺了不少底片~ 馬路另一頭,牛羚也浩浩蕩蕩走了過來,與鳥兒交錯而過。

 

本日早上最精彩就屬獅子、土狼禿鷹的獵殺及與大象家族溫馨相遇。這群獅子早上胃口可真不小,獵了一頭牛羚,疵牙裂嘴扯著骨頭與筋肉,脖子上一全毛沾滿了血跡,一旁土狼(斑點鬣狗)生的猥瑣狡猾,發出陣陣似奸笑的叫聲,跟黑背胡狼一起伺機而動,冀望取得不勞而獲的早餐。禿鷹則在遠遠的灌木樹梢等待,等待最後的肉屑填填牙縫。

 

看完血腥的鏡頭,我跟我妹一直期待與大象的近距離接觸終於出現了!我們開到沼澤邊,遠遠就看見兩個大象家族由不同方向緩緩走近,大約都是三隻成象帶著兩三隻小象,其中一隻小象高還不過媽媽的肚子,這代表他還不滿一歲,踏著還不太穩的步伐,邊走邊玩,甩著細小的鼻子一下耙土,一下又窩到媽媽前腳旁吸允乳汁;這還是我第一次看見大象的乳頭

 

牠們行進的行進的時候也很有次序,絕對不會讓小象落單,一定是一隻成象夾著一隻小象,慢慢靠進沼澤,下水前還要先用腳探探水深(這是我們自己的臆測啦~),然後才開心的噗通噗通將半身都浸到水中,開始吃水草、嬉戲;跟昨天看見水牛時相似的感覺,看著象群安逸隱身水澤,再看看不遠處斑馬、牛羚忙著吃草、尾巴趕蒼蠅,咀嚼聲都聽得一清二楚,Ambolsei真的好像桃花源動物的桃花源;而我們,則是誤入桃花源的旅人。

 

中午吃完飯,帶著飽飽的肚子,坐在大樹下,眺望遠方草原上或靜或動的黑點,清風徐徐,啜口苦中帶酸的肯亞咖啡;看過瑞士的好山好水,走過哈布斯堡王朝和西班牙的宮殿史蹟,這是第一次嘗試以這麼原始而特別的方式接近一塊土地;在這裡,即使只是靜靜凝望吃草的牛羊,心中都是盈滿的幸福和滿足。

 

今天還參觀了馬賽部落;馬賽人是游牧民族,帶著們的牛羊與家當,逐水草而居,在居住地外圍用枯枝做牆,防禦具攻擊性的野生動物,房舍則是以乾掉的牛糞和稻草搭架,一個部落約100-150人,多妻制。他們先帶來一段迎賓歌舞表演,然後示範如何鑽木取火以及一些傳統藥草的使用,帶大家參觀房舍內的裝置等等。

 

不過參觀完後,讓我們留下深刻印象的卻不是這些,而是令人感到不舒服的商業化呈現方式。在參觀他們所謂的”shop”時,亦步亦趨給予極大壓力,遊說你買他的手工藝品;參觀村落旁不遠處的學校”(其實只是一間簡陋的平房),一名自稱是老師的年輕人說是在教小朋友數學和英文,然後順勢讓一排約十個三到五歲,臉上還掛著鼻涕拖著口水的小小孩來段a to z, 1 to 20數數,小孩們閃動骨碌碌的大眼,手腳都灰噗噗的蓋著一層灰,大孩子帶頭,小孩子跟著囈語;之後老師就開始說他們需要資金蓋學校、希望我們捐錢云云……而我們走出教室後,一直到上車前,我再轉頭看,老師還站在教室門口看我們,或者,是等待下一個團體。馬賽人的言行,所表現的友好,好像跟上次去挨及一樣,都是有目的的,而且態度會在你委婉拒絕接受他們的推銷後變了調,不再親切、自然。但這大概也是生活壓力使然,後來想想,這個位於旅館周圍不到一公里的馬賽村之存在,本來就不會是多自然的一件事。只是看到臉上停滿蒼蠅的小貝比,衝著我們笑嘻嘻呈現他最真誠的笑容,再想到他的未來,還有今天我們付出的十塊美元的門票,還有旅遊長久以來一直被詬病的問題--政府每年從觀光客身上獲利豐厚,卻總是連條平整的公路也整建不出,更別提人民的生計和教育了;實在覺得,嗯,世界上所有地方的問題都一個樣吧...

 

下午我們登上小丘俯瞰Amboseli,小丘四週是吉利馬札羅山上融雪形成的湧泉,雪融化後在石灰岩地形先形成伏流,流經大草原後在丘陵山腳下以湧泉的形式冒出,滋養了草地,也因此吸引數以萬計的動物擇此而棲,成為Amboseli 國家公園。登上山頂,看見遠方還未下山的夕陽將大地照成金黃色,牛羊點點散落其中,祥和之氣比畫還不真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racealpan 的頭像
Gracealpan

Gracealpan

Gracealp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